本會簡介活動訊息相片簿文章發表相關聯結參加活動
26 11 17 06 04 10 12 03 14 06

快速連結

相片簿
線上報名

統計

訪客: 4950296
台南市登山會12/9月靈縱走目前還有少許名額,歡迎假日有興趣的山友報名參加. #
991104南三段
991104南三段  周銘倉 過去的回憶+全新的挑戰~~ 漫漫南三段 ....
■周銘倉
日  期:2010年11月4日至11月15日
成  員:領隊梁耀雲、嚮導周銘倉、王鏞達、王添全、林宗妙、方純忠、溫金水
攀登百岳:丹大山、內嶺爾山、義西請馬至山、東郡大山、東巒大山、無雙山共六座了七趟南三段,從來沒有做過南三段的紀錄,前前後後隔了二十幾年,跟不同的人、走同樣的路(當然包括結識老婆的那一次),情境和感覺都不同。這次登山會會刊邀稿,趁著拿筆的機會,好好回顧一下!
  在伐木和採礦的時代,郡大林道、瑞穗林道都可以深入中央山脈的稜下;早期因西部交通便利,幾乎都走林道至觀高往返,不管是馬博、南二段、玉山、樂樂溫泉、南三段等縱走,都是由西向東進行的。
  南三段是岳界公認最困難、最危險的縱走路線,天數多、路程遠、落差大、丟包多(山難)、斷崖多、涉溪多…,稜脈既不是南北向、也不是東西向,而是S形迂迴,是肌耐力的考驗,翻山涉水,斷崖、螞蝗、水鹿多到不行;我們選擇自行背負、食宿自理,行前會議時,大家信心十足。
  出發前一天,大雨不斷,有一隊伍取消行程,林老師來電關注,盼能延期。經向領隊研議,最後決定如期出隊。11/4張主委依約開車,大家陸續在特力屋集合,每個人的背包都塞到爆還外掛,一台車載八個人還得擠七個大背包,腳伸不直、腰不能靠,天空的雨下不停,每位前來送行的親友都不忘叮嚀「要小心」。離開特力屋,從台南一路殺到瑞穗泛舟管理處,營區封閉,只好在長廊上打地舖補眠。
11/5 瑞穗林道14.5K--28K工寮
  五點起身,一大早在火車站吃早餐,每個人都選擇吃飯,一面聽氣象預報得知還要下四天的雨。瑞穗林道路況還好,10.5K的路障已移除,目前有工程在進行,14.5K搭了一處帆布工寮,怪手還在開挖。一一卸下背包,與主委揮別,接下來的十天要遠離文明,忽然有人驚聲大叫,原來螞蝗已上身。
  19K水泥橋有紮營的痕跡,橋下已塞滿土石,溪水溢流過橋面。過溪後,林道陡上,螞蝗攻擊性強,沒幾步路就得停下來處理,血跡斑斑。天黑前進駐28K工寮,脫掉雨衣、重整裝備,今天算是熱身,時間充裕,攤開食物、裝備,「哇塞!怎麼這麼多!」大家異口同聲,不好意思,這些全是老婆的愛心,傷腦筋明天要如何收納和裝填?尤其是食物、裝備都有備份,考慮愈多、帶得就愈多,尤其是溫兄的裝備攤開一地,能背是最好的本錢。
11/6 28K工寮--鐵線斷崖--匯流口
  天還沒亮就摸黑出門,30K之後芒草茂密,必須一面撥、一面鑽行,速度慢了許多,到33K已十點,乾脆大休息,螞蝗並未隨著高度而減少。20年前,曾與老婆撘小貨車到此,並在工寮躲兩天颱風,如今林道下的工寮已蕩然無存,連土地公也不在了。
  34K登山口有處活水源,營地可搭兩頂四人帳,四周的植被由芒草轉為箭竹。此後的山徑幾乎被箭竹所覆蓋,陡上陡下的,我與阿達、全仔在前開路,林老師沒跟上即偏離步道。約12點與三個人錯身,說是「做動物調查的」。地形陡峭、步道崎嶇、箭竹茂密,還要邊走邊處理螞蝗,連鹽巴都用完了,更有螞蝗跑到我的嘴裡!若非全仔和阿達幫忙,可能螞蝗要爬進身體裡面了。通過最後一道鐵線斷崖已近五點,到此,大家似乎已筋疲力竭,也準備摸黑了,與阿達、全仔討論必須調整隊伍,換阿達押後。在國勝工寮叉路左下切下乾溝,頂著頭燈陡下,石頭濕滑,方小「啊!」的一聲,四腳朝天、下到溪底,溪水及膝。營地不佳,繼續前行,梁兄、方小乾脆涉水過溪,半身溼透,叫我佩服。在原住民留下的餘燼旁搭起外帳,擠四人,還好雨停了;另搭兩頂帳棚在下游處,此後將無山屋可住了,今天見識了南三的困難。除了調整隊伍,連出發的時間也必須提早才行。
11/7 匯流口--太平溪源頭
  0400無情的鬧鐘喚醒大家,昨晚雖決定摸黑出門,還是摸到天亮才出發。暫時擺脫斷崖小徑,但自溪底要越過食祿間山叉路的2960峰,再下至太平溪源,六百公尺的陡坡要上;雖然雨停,但由箭竹抖落下濕冷的水珠,沒穿雨衣還是凍未條。自離開車子到匯流口,螞蝗一直如影隨形,可見登山客在林道捐了不少血,將牠們餵飽、進而大量繁殖,這是否也算人類破壞生態平衡呢?
  路況雖陡,但路徑明顯好走,通過越稜點的杜鵑營地才11點,決定大休息,必須消耗一些糧食減輕重量,因此午餐吃全仔的麻油雞麵線。吃飽備足體力,一路下降到太平溪,第六次過溪,溫兄一不小心二度滑倒。15點左右就到營地,寬廣的谷地、清澈的溪流,有高原壯麗的景象,遍地都是水鹿的排遺,必定是水鹿的天堂,這是中央山脈的淨土(除了登山客留下來的垃圾)。今晚得好好吃一頓,再好好睡一覺,天還沒暗,水鹿即成群在營地四周走動,靠近得讓人有點壓迫感,真擔心牠們會將帳棚推倒。全仔捨棄溫暖的帳棚,跟著我睡炊事帳。
11/8 太平溪源頭--丹大主峰--內嶺爾山--叉路營地
  出門第五天了,今早要攻下南三的第一個山頭。在盧利拉駱山頭享用第一個日出,晨曦的陽光很溫暖,低沉的雲海一望無際,而東邊的雲層綿密,可想而知中央山脈以東陰雨不斷。根據氣象報導,爾後山脈以西的天氣應漸漸好轉,我們是由東向西且高度上升,提早擺脫雲雨帶,看大家臉上的笑容,似乎預見未來。
  雖輕裝,但路遙落差大,林老師頻頻落後。丹大山頂的森林三角點,跟鹿山一樣斷了頭,傳言是登山客破壞的?是氣它太硬陡了?回到營地午餐收裝備,接下來還有另一項挑戰,雖減少了四天的糧食,也耗了四天的體力,還要背一天一夜的行動水,比原來的重裝還要重,無非是雪上加霜。
  四天來,溫兄、林老師和方小似乎建立了革命感情,自動結合、相互照應;林老師似乎快被水壓垮了,開始丟包,但他衡量自己的用水量和體力,堅持自己背負、不假外人,就這樣老牛拖車,拖到三叉營地。ㄘㄟ!看天池有水,還有人遺棄的背包、帳棚、衣物,大家心裡有譜(山難丟包)。建設完成營地,準備攻下今天的第二個山頭—內嶺爾山。在山頂,大家拿出手機報平安,五天來終於和親友取得聯繫,令家人放心不少,好像電話中沒有提及「很困難」的字眼,是隱藏事實?還為了男人的面子?
11/9 叉路營地--義西請馬至--斷稜東西--丹大溪源頭
  今天大家的狀況很不錯,打包完成後,我帶林老師、溫兄、方小先上馬駱巴拉讓山曬太陽、享用點心,阿達押後是最佳選擇,這山頭接上中央山脈且在此轉向。在上義西請馬至前的最低鞍尋獲2L的水,遂決定停下來泡茶吃午餐。
  哇!有夠陡!扛完一段又一段,到底到了沒?梁兄笑說:「這隻馬真難請!」中央山脈在此作了九十度大轉彎,接上東郡山塊;越過中央山脈,我們要離開太平溪流域,進入濁水溪的範圍。手機有信號,把握機會話家常,聽到老婆的聲音、心情好到忘記下午的斷稜東西和裡門山,克服陡坡才能下到丹大溪。
  斷稜西山下的水源穩定,再往西十分鐘有一處營地可搭兩頂四人帳。上到裡門山,連拍照的興致都沒有,草草往營地下撤,還沒過溪,就有一隻公鹿與我們對望,全仔今晚又要和我擠外帳,他是外帳睡上癮了?
11/10 丹大溪源頭--望崖山--可樂可樂安山--郡東山--東郡營地
  昨晚好冷,氣溫下降,加上溪底本來就較冷、又背陽,冷到大家都躲在帳棚裡,只有梁兄來要茶喝。一早醒來,鍋碗和帳棚都結了冰。有了昨天的模式,打包完成,我依然先領三人上望崖山曬裝備,順道向家人morning call。望崖山真是名副其實,隔著馬嘎英溪、天南可蘭、可樂可樂安、郡東、東郡、望鄉、儲山,幾乎是360度的崩壁斷崖,一覽無遺、非常壯觀!曬太陽不免要吃點心,梁兄提供一大塊山東大餅,恰讓我解了嘴饞。
  接下來的路徑都是短箭竹草原坡,有點能高安東軍的感覺,是南三的另一種美。全仔身體不適、頭疼想睡,在可樂可樂安山頭煮午餐並享用全仔的可樂,此時雲層忽然驟增,還下冰雹。今天路上又發現兩個遺棄的背包,一在可樂可樂安、一在郡東。下到郡東山最低鞍取水,林老師提議紮營,我則堅持背水上到東郡下營地再紮營,我們實在沒有時間和本錢放輕鬆。跟上內嶺爾一樣,大家被水壓得像烏龜在地上爬,還好天黑前趕到營地。
11/11 東郡營地--東巒山--本鄉山--儲山前營地
  昨晚一樣寒冷,建議全仔進帳棚過夜,一整群水鹿在營地四周排迴,更有水鹿將方小的手套當拖鞋咬。因輕裝,又沒收裝備所以頂著頭燈早早出門。在最低鞍水源取水時,林老師、溫兄、方小才吃早餐,昨天背的水不夠今早使用,只好出此下策。全仔的狀況並未明顯改善,阿達陪他押後。在東巒山頂隔郡大溪、西巒、志卯、金子山、郡大、無雙,回程的目標已出現在目視範圍,郡大溪流域是布農族的原鄉,現在族群尋根都需至此祭祖,可以想像當初巒大社、郡大社、無雙社、丹大社等的全盛時期,此地可是布農族的天下,連日本人都不得不開闢中之線警備道來「理蕃」。
  回營地午餐、整裝打包,想到20年前,我老婆只因為下雨,攻下東巒大山後,賭氣不上東郡大山,無非要再來一趟?還是早就預謀20年後會再帶著孩子一起上山?
  背著水要翻越本鄉山也不是那麼簡單。本鄉山的不銹鋼基點已不知去向,阿達押著全仔先行下撤找營地。自離開東郡營地,共發現三條下馬嘎英溪取水的路標,阿達他們就跟上一條,還好我在稜上發現,及時叫回正途,否則不知要多走多少冤枉路。摸黑前趕到營地,高度逐漸下降,氣溫明顯回升,今晚沒有前幾天的冷了。至此,我的十天份糧食已耗盡,今晚吃溫兄的真空蘭麗米,被我吃掉半包。晚上免不了水鹿來湊熱鬧。
11/12 儲山前營地--儲山--無雙山--最後水源
  在儲山最低鞍營地往東下馬嘎英溪取水約一小時,回來後,我向樹林登山會老山猴證實。今天在儲山上曬太陽欣賞風景,回望幾天來走過的S形稜脈和山頭,嘆為觀止!逐漸接近旅程尾聲,倒有點捨不得,接下來南面的馬博橫斷、玉山山塊、郡大山列似乎在向我們招手「何時來作客?」
  自郡東鞍部開始,到無雙之間,地形變化很大,裸岩、斷崖不斷出現,尤其無雙斷崖又長又危險,下午13點才攻上無雙山頭。吃午餐,聯絡車子,不忘叮嚀幫忙準備一些食物、飲料,此時天空開始飄雨,且愈來愈大,沒有停的跡象。
  下坡雖較不累,但重裝連下1200公尺也是非常痛苦的。才沒下多久,一不留神,鑽錯灌木叢且從岩塊上掉下來,這次換我四腳朝天、壓壞了一枝登山杖、左手掌搓了一個洞,施力有點困難。全仔借我柺杖,可是手掌不能握,勉強上路。
  到最後水源已經天黑,地面濕滑,梁兄滑倒全身溼透。過溪後頂著頭燈找營地,一不小心,我又跌一跤,摸黑的狀況百出、又下雨,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。到營地後,我往返最後水源取水,因高程大幅下降,雖下雨,並不覺得冷,老天爺真是保佑。今晚我吃了溫兄另一包真空米。梁兄今晚跑來炊事帳泡茶、閒聊,林老師、溫兄、方小三人一組,阿達、全仔一組,我們兩人是否也要配對?
11/13 最後水源--亞力士營地--無雙部落吊橋--郡大林道43K工寮
  雨中打包,連東西都變重了,尤其帳棚、外帳,穿著雨衣、感覺就是不爽,但是我們在雲雨帶的影響範圍,不能苛求天氣會轉好了。無雙部落之前的芒草完全不見,所以石板屋、駐在所的遺址明顯易見,一路上我們撿食栗子、核桃。
  無雙吊橋不知還能支撐多久,年久失修、枕木有些都不見了,橋面搖晃厲害,與橋下的郡大溪相距超過一百公尺,溪水量大又急,看久了頭都暈了,還得走在橋上!到了「烏瓦拉鼻溪」剛好午餐時間,在雨中起鍋,不吃不行,接下來有九百公尺的落差要上,可是這雨愈下愈大,嘴巴吃著熱食,身體還是抖個不停。
  這九百公尺要休息個五、六次才有辦法上到郡大林道,我是累得慢慢拖,方小和溫兄卻稱我控制配速很好,上到林道已1600 ,經43K大崩壁已近摸黑,還好在摸黑前進住破舊的43K工寮。花了點時間整理環境、安排床位,吃過晚餐,我是完全斷糧了,明天背水一戰,如果沒接上車子,可就什麼都沒有了。回想在距離林道約一公里的步程,五年前的一個颱風天,南搜在此折損了兩個人,那次的搜救行動幾乎動員全部的人力。
11/14 43K工寮--台南
  是高興要回家?還是背包食物耗盡?林道走來輕鬆。在35K以無線電聯絡上主委,他把車開到郡大登山口32K,減少了踢林道的痛苦,讓我們提早返家。還準備了豐盛的火鍋、飲料、水果,等著我們這群流浪在外十天的山痴,這份接觸文明的盛情,讓我們感動萬分。
  老天爺真的考驗我們,出門和賦歸都下雨來洗禮。登山口停滿了車子,留守的司機問了一句:「你們七個人都走在一起?」言下之意是我們體能相當?還是互助合作?在他們的接送經驗,其他隊伍的人員都拖得好長好長。
  食物雖耗盡,裝載上車仍然費力,等都上車了,總算讓肩膀和腳休息。車行到望鄉工作站,我們停下來向山神土地公感謝,讓我們一路有驚無險、平安的完成南三段,克服個人的撞牆期、斷稜、懸崖、螞蝗。
  梁兄在慶功宴及登山會的簡報上,提到「一份耕耘一份收穫」、「成功是留給準備好的人」。方小是一位登山新手,從來沒有縱走經驗,卻能獨立背負、炊煮,事前的準備是不可或缺的。而林老師的堅持更是讓我感動。謝謝同行的夥伴相互配合與支援,謝謝登山會的後勤人員與各方關注。(南搜張主委行前及慶功宴時強調:一次縱走、終生夥伴。希望平安完成南三的七勇士,好好珍惜同舟共濟的革命感情。)
11/15 預備日